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主页 > 园林工程 > 园林古建 >

再现古建之美:梁思成与1939,1941年的广汉

文章来源:未知作者:admin点击次数:80时间:2018-06-04 15:39

  1941年夏天,受戴季陶先生委托,梁思成与刘致平一起,应邀到广汉参与重修县志,承担了拍摄、测绘古建筑的任务,留下了广汉县(今四川省广汉市)的全套影像资料——城墙、会馆、文庙、武庙、公馆、书院、寺庙、道观、宗祠等,几乎囊括了城市的所有典型建筑。最令人震撼的是梁思成拍摄的从广汉西门外去成都的大道上,前后五座鱼贯相连、极为壮观的牌楼,牌坊上装饰精美的故事浮雕清晰可见。

  这些珍贵的照片一度不知所踪。《影子之城——梁思成与1939/1941年的广汉》首次较完整地公开了这批古建筑照片,再现中国古建筑之美。

  百年之前,城墙、衙门、文庙、关岳庙、城隍庙、牌坊、奎星阁,曾是每座城市的标准配置:恢宏的城墙环绕城池,蜿蜒的护城河保护城里的百姓;高大的牌坊上写满故事,是庄严的地理坐标,也是精神的华表;文庙祭祀孔子,奎星阁供奉魁星,古老的城市这才流淌着源远流长的文脉;城隍庙俨然阴间的衙门,年迈的奶奶常常绘声绘色地讲起城隍爷拿人的故事,忠奸善恶在人们的敬畏中代代相传。广汉一隅,何尝不是中国的缩影?

  营造学社遗忘的560张照片

  本文摘自《影子之城——梁思成与1939/1941年的广汉》

  1939年11月18日下午2点,两位头戴礼帽、身着西服的中年男子从西城门走进民国二十广汉县(今四川省广汉市),他们是营造学社成员、著名建筑学家梁思成与刘敦桢。午后的阳光驱散了成都平原冬日的阴冷,洒在重檐歇山顶的门楼上,斑驳的城墙上绘有“万众一心”四个美术字,背着长枪的士兵在城门前站岗,令人嗅到战争的气息。

  此次广汉之行,是营造学社川康古建筑考察的一站。1939 年8月27日,内迁昆明龙头村的营造学社开始了筹划已久的川康古建筑调查,来广汉前,梁思成一行已走过都江堰、雅安、芦山、乐山、夹江、新都等地,沿途考察了大量古建筑、崖墓、汉阙、石窟,这也是营造学社最后一次长途考察。营造学社成立于1930 年2 月,是以保护和研究古建筑为宗旨的民间学术团体,云集了诸如梁思成、刘敦桢等著名学者,他们的走访与调查,将尘封的中国古建筑重新纳入国人视野。

  1941年的广汉街景,翘角飞檐的古建筑上建有钟楼,大街上熙来攘往,人山人海,挑着水桶的,怀里夹着布匹的,抽着水烟的,屋檐下扫地的,称东西的,摆龙门阵的,也有穿着军装的军人

  在丽芳旅馆下榻后,梁思成即去县政府拜访县长孙完先。县政府地处雒城中心,民国元年(1912年),宣统皇帝退位,中国各地衙门纷纷改旗易帜。广汉县政府昔日也是州衙,衙门内曾有一座木质牌坊,檐下字牌刻着十六字戒石铭 :“尔俸尔禄,民膏民脂。下民易虐,上天难欺。”这是宋太宗训诫官吏的话语,梁思成来时,戒石铭已换成“天下为公”四个大字了。

  孙县长派遣王俊之做向导,陪同梁思成一行考察了文庙、开元寺、张氏庭园。傍晚 6 点,广汉上空响起警报声,一小时后才解除。第二天上午,梁思成匆匆离开广汉,他或许不会想到,自己与眼前的这座城市,日后还将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。

  龙头村的宁静生活并未持续太久。1940 年秋,日本侵占法属印度支那北部,昆明也不安全了,中央研究院史语所决定内迁四川李庄,一向依赖史语所图书资料的营造学社不得不随之南迁,中央博物院筹备处、同济大学、金陵大学等文教机构也陆续汇聚,傅斯年、李济、陶孟和、吴定良、董作宾、童第周等著名学者纷纷到来。李庄,这个长江畔的小镇成了抗战时期的文化中心。


上一篇:守望乡邦文化传承工匠精神 重光古建:续写扬州古建传奇

下一篇:没有了

襄阳园林工程